师生联盟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搜索
查看: 84|回复: 0

搞事情!到凤凰找艳遇“凉凉”了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14:19
  • 签到天数: 33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277

    主题

    379

    帖子

    121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121
    23
    978
    应助文献
    19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8-10-14
    发表于 2018-9-23 18:2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搞事情!到凤凰找艳遇“凉凉”了
      流年不利。女编剧张艺歌在24岁这年,遭遇人生滑铁卢:初恋移情别恋,父母严苛责备,工作处处不顺。一气之下,她摔椅子告假走人。
      走,到凤凰古城艳遇去!
      
      华灯之上,寂寞之下。她邂逅了在酒吧驻唱的苗寨男孩小五子。传说中的艳遇,正在剧透——
      直奔凤凰,拜拜爱情
      那天,男友龚政从云南出差回来,告诉张艺歌,他爱上了火车上结识的女孩。张艺歌只觉三观尽毁:6年的相守,竟然抵不过一场艳遇……
      1992年,张艺歌出生在江苏省南京市,父母经商。龚政是她大学时的初恋。2014年,张艺歌从武汉大学毕业,拒绝了父母为她在南京安排的工作,跟随龚政来到他老家长沙,成为湖南广电集团的一名编剧。
      谁也没想到,看上去靠谱忠厚的龚政,居然玩艳遇,还提出分手,这完全是对她的彻底羞辱!张艺歌流着泪给父母打电话,说自己和龚政因性格不合分手,但没有提及龚政艳遇之事。父母听罢,认为是女儿任性惯了的原因,忍不住责备了几句。
      老天都似乎在整张艺歌,她本想移情工作,却被一个新来的70后编剧统筹整得快吐血了。
      2016年5月20日,在业务讨论会上,统筹再次完虐张艺歌,她终于“原地爆炸”,起身,摔椅子,动作麻利干脆。张艺歌发了条请假短信,没等领导同意,就打包行李,坐上了开往凤凰古城的大巴。
      抵达凤凰时,已是晚上。古城内外,四处弥漫着“520”的甜蜜气息。她苦笑着:他龚政敢浪,敢艳遇,她也可以!她化了个精致的妆,出了门。
      张艺歌经过一家名叫“小醉沱江”的清吧时,收住了脚。“哎呀灰姑娘,我的灰姑娘。我总在伤你的心,我总是很残忍,我让你别当真……”里面传来的歌声,略带忧伤。她鼻子忽然一酸。今夜的她,就是个披着夜色的灰姑娘——哪怕妆容多么精致,首饰多么闪耀,她没有忘记,自己是被龚政抛弃的那个灰头土脸的姑娘。她决定也艳遇一次,好好报复下龚政!
      酒吧里人不多,张艺歌几乎是带着一种大义凛然踏步而入。她拍着桌子,大声道:“两杯伏特加!”
      聚光灯下,一个小伙子抱着吉他正在唱歌。他略清瘦,气质温和,穿着简单的T恤,随性地坐在吧椅上。张艺歌一连点了好几首歌解闷。台上的小伙子知道是她点歌,几次冲她礼貌地微笑。小伙子竟有几分帅气。借着酒劲儿,张艺歌装成老油条,拍了一百块钱在服务生的盘子上,打听到他叫小五子,苗寨男孩,比她小一岁,因家贫,大专没读完就辍学了。他干过厨师和杂工,后追随内心自学了吉他,曾在乌镇、西塘等古城卖唱。
      酒吧准备打烊,小五子收拾吉他准备回去,张艺歌把心一横,这枚小哥哥,还算入她的眼,就他了!她脸颊发烫,可还是冲他招手……
      
      小五子走了过来。他凑近身,张艺歌瞬间忐忑,只觉得酒劲儿上涌。可他只是轻声说:“很晚了,一个女生不安全,快回吧。”张艺歌带着醉意“挑逗”:“这么会关心人啊,那,你送我回去吧。”
      张艺歌面红耳赤,偷看了一眼小五子,他也一脸局促。她大喊一声“走吧”,扯着对方出了酒吧。
      江风吹来,张艺歌顿时清醒了一些。天呐,她是有多豪放,居然还真敢见一面就主动拉小手。而且,真要带他去自己的住处吗?她的心,怦怦直跳,小五子却一路无话。走到岔路口,能看到自己下榻的客栈了,张艺歌紧张得快迈不开步子:“我,我到了。”小五子转脸过来,皱了皱眉头说:“心情不好,出来旅行散心是没错,可你一个女孩子,还是别喝那么多了,回去吧。”
      小五子快步离去。张艺歌长长吐了口气,方才真是酒壮怂人胆。不过,自己的魅力是有多差,小五子竟和自己玩正经?不行,她不能白来凤凰一趟,那就来个慢节奏的艳遇,缓缓而图之吧!
      几分暧昧,一城倾心
      第二天,张艺歌又到“小醉沱江”小坐。小五子出于礼貌,主动问张艺歌是否告知家人出来游玩,张艺歌沮丧地摇摇头。她觉得,父母根本不关心她。小五子耸耸肩,说:“后来,我爸重病,我才明白‘子欲养而亲不待’最痛,所以我才回到了家乡凤凰。家人,永远都是最重要的。”
      张艺歌若有所思。她步出酒吧,虽然已经很晚,但她还是试着给妈妈打电话。电话接通那一刻,妈妈的声音就蹦了出来:“囡囡,妈妈终于等到你电话啦。你心情好点了吗?妈妈向你道歉哦,不该责备你还催婚……”妈妈一开口,张艺歌就泪奔了。转身,小五子背着吉他正看着她,他下班了。“一起走走?”这一次,是小五子主動。张艺歌踩着江水蹦跶,边走边喝酒。“失恋的人都这么放飞自我吗?”小五子忽然问。张艺歌一愣,他怎么知道?
      小五子说:“你只点伏特加。伏特加是烈酒,不甜、不苦、不涩,像火灼烧。你把自己喝得眼歪嘴斜,还不是虐自己……”张艺歌差点没气得蹦起来,什么叫“眼歪嘴斜”,小五子是有多嫌弃自己?她飞踢小五子,小五子灵敏地闪开。
      就这样,两人打打闹闹间,从人生理想聊到自己生活中的心事,二十多天就过去了。
      六月的一天夜里,小五子循例送张艺歌回客栈,可客栈门已关。二人敲门无果,又打不通老板电话,只好四处寻找新住处。可此刻正值暑假,学生游客几乎把整个凤凰的酒店、宾馆都占满了。两人一直寻到凌晨两点多,小五子突然轻声说:“那,要不去我家?”他领路,张艺歌硬着头皮跟在后面。渐渐地,灯火远去,二人在黑暗中走着,她脚下一趔趄,小五子扶住她,顺势牵了她的手。耳边,江水潺潺。月光下,两人并着肩。
      小五子家在沱江下游的吊脚楼上,楼上挂着两个灯笼。脱鞋,上竹制楼梯,小五子推开自己的房门,领着张艺歌进门。他拉了下开关,发现家中停电了。“这边供电负荷重,呵呵,我都习惯了。”小五子熟练地点了一盏烛台。
      张艺歌在屋内走动,试图缓解尴尬。屋内摆设简单整齐,竹制墙面上用大头钉钉着小五子崇拜的歌手照片,屋角放着唱片和乐器。见小五子摸索着爬上阁楼鼓捣着什么。一仰头,张艺歌暗暗惊叹——
      屋顶中间有一块大大的琉璃,他把这扇琉璃窗打开,便是一片穹顶。苍穹之下,星子如钻石般闪耀密布。耳边,蝉鸣、蛙鸣声那般可爱。她呆了,这里犹如世外之境。忽然,那些星子似乎显得更亮。张艺歌这才发现,小五子已经吹熄蜡烛。“我……我想……”小五子欲言又止。张艺歌心中慌乱,但克制着故作镇定:“你说!”小五子抱起吉他,坐在那片天窗下,微笑道:“我一直想写首歌,里面是纯净的爱情,像沈从文《边城》里,翠翠的爱情一样。曲子,我想好了,却没有合适的词,我弹给你听,看你能否填词。”小五子的手指在琴弦上扫着,他微微闭眼,哼着曲调,又拿起手边的箫吹奏着。星光下的他如此纯净简单,就像《边城》里的人一样,他在风日里长着,触目为青山绿水,一对眸子才清明如水。
      张艺歌灵感频现,就着调子配着词:“沐浴着自然的雨露,守着古老的渡船,你从未曾远去。我等着你回来,也许明天,也许永远……”俩人一起修改着曲调和歌词,困得倒在了地板上……
      再醒来时,不知是凌晨几点,风从外面溜进来,调皮地吹着张艺歌墨色的长发。抬头望苍穹,月亮带着毛毛边儿,几滴雨点打在她脸上。她急忙重新点燃了烛台,摸索着爬上阁楼关了天窗。回到小五子身边后,她偷偷看着烛光之下他的脸。
      “你一定做着美梦吧,你嘴角有微微的笑意,真好。”张艺歌看着小五子,内心温柔,默默说。
      千山万水,等你归来
      和小五子在一起度过的这夜,两人相安无事,又分享了所有。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。
      第二天清晨,小五子拉着张艺歌下江捉鱼。张艺歌看准了一条,纵身扑去,小鱼却溜走了,她把小五子溅得一脸水。小五子故作生气,用一双大手捧起水就往她身上洒,张艺歌不甘示弱,拍打江面,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,二人笑作一团。
      等爬上岸时,小五子一副得逞的样子,提醒张艺歌:“怎么样,忘了擦防晒霜吧?”张艺歌尖叫着照镜子,却为时已晚,她黑了一大截。平时,生怕晒黑的她出门把自己裹得不知多严实!她捶打小五子,小五子连连求饶。两人累瘫在地,小五子说:“生活里,有时候不必为自己定下太多强制性的东西,这样,你才会有舒服感。”她听懂了。“你这么好,怎么没有女朋友呀?”张艺歌鼓起勇气问。小五子指指远方,但见沱江边,树叶打着旋落在水面,瞬间飘远。“我就像翠翠等傩送一样等着她,后来,她嫁人了。”他说得轻巧,眼神里却有忧伤,张艺歌一时不知如何安慰他。
      2016年7月22日,张艺歌将结束旅程,返回长沙。是小五子劝她,如果,珍爱自己的工作,是时候回去了。回去的票已订好,她却不知如何告别。
      7月21日晚,张艺歌又去了酒吧。见她进来,小五子抱着吉他,走到台上:“一首赵雷的《南方姑娘》,唱给一个来自南京的姑娘——南方姑娘,我们都在忍受着漫长。南方姑娘,是不是高楼遮住了你的希望。昨日的雨曾淋漓过她瘦弱的肩膀……”
      她看着小五子,小五子也正看她。她根本不是玩艳遇的人,如果注定会分离,小五子呵护她,却又保持距离,是最好的结局。笑着笑着,泪水,爬满了张艺歌的脸。她仓惶奔出酒吧……
      即便那一天的张艺歌是那样落荒而逃,当她回到长沙后,小五子又是那样泰然自若地和她在微信上打招呼,聊天,分享自己最近的生活。
      张艺歌疯狂地创作,思维停滞时,小五子就给她唱歌听。急躁时,她会想起小五子的话,想起青山绿水里的人们是如何从容。慢慢地,心静了下来。
      那边,小五子把自己创作的歌曲寄到北京、上海的唱片公司,被好几家公司买下版权。张艺歌听说后,一口气奔到湘江大桥上大喊:“小五子,你真棒!”看到视频,小五子直笑:“你太夸张了!”
      小五子越来越忙碌,签合同,谈合作,跑几个酒吧驻唱……直到有一天,张艺歌听说小五子身陷合同陷阱,她当即叫上自己的律师闺蜜杀去北京解围。机场送别,小五子搂她入怀:“上次你走得太狼狈,这次,咱们轻松点告别行吗?”张艺歌佯作正经,一把推开小五子:“得了,再见!”直到过了安检处,她也没回头再看小五子一眼。她知道,在那座青山绿水的小城里,临别之前的那夜,她已情动。小五子有难,她当仁不让,可她,再也没有勇气表白自己的喜欢。现实是如此强大,强大到让她不敢再不顾一切去爱。
      2016年底,周围朋友陆续给张艺歌介绍男友,她都无动于衷。她把相亲趣事说给小五子听,小五子也跟着笑,两人都悄悄藏起了自己的失落。
      2017年元宵节,张艺歌收到小五子寄来的《边城姑娘》Demo。快递里还有一张他考上星海音乐学院研究生的分數截图!小五子在Demo里说:“我拼尽所有去努力,因为你告诉我,有梦就要去追……”张艺歌热泪盈眶,她决定抛下所有。当她出现在“小醉沱江”时,小五子惊呆了。她冲上台,落落大方地唱起《边城姑娘》。“那个人何时归,也许明天,也许,永远……”小五子默契地伴奏。一曲唱完,张艺歌又跑出酒吧。这次,小五子拔脚就追。张艺歌转头,吼小五子:“你这个傻瓜!”小五子拥住了她:“我都懂的,一直都懂。可我不想成为你的艳遇,我想肩负你的未来……”
      小五子笨拙地说着,张艺歌边笑边哭。
      张艺歌父母听说女儿又恋爱了,恋爱对象竟是个山城小伙子,担心之下赶到凤凰,却很快被踏实上进的小五子给打动了。此后,张艺歌陪小五子赴广州读研。寒暑假时,他们便返回凤凰生活。
      2017年底,小五子和张艺歌在腊尔山镇派出所斜对面,开了个名叫“石头人音乐”的清吧。两人还开设了网店,帮所有有故事的人私人定制歌曲,而网店的主题曲就是属于他们的那首《边城姑娘》。
      2018年6月,小五子坐着渡船唱着歌,顺着沱江水,漂流而下。这情景,像极了《边城姑娘》。江边,吊脚楼上,张艺歌盖着红盖头,等着他来迎娶……
      编辑/鲁媛
    出处:知音·下半月  作者:瑶瑶
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